奥秘地球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海底库斯奎洞1844万年前的壁画之谜

时间:2018-11-02 20:37:00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陆地上有许多天然洞穴,那里面神秘幽深,形态各异的钟乳石,有的像竹笋,有的似冰挂,有的如利剑..令人留连忘返。

在大海的底部也有不少洞穴,其中有些洞穴很奇妙,有的洞中喷泉涌出,有的洞穴泛着蓝光,有的洞穴栖息着原生动物,有的洞穴成为海龟的坟地,还有的洞穴能使凶猛的鲨鱼变得异常温柔..海底洞穴的奇妙景象吸引着人们。近些年来,欧洲兴起洞穴潜水热,尽管有人进去后因迷了路找不到出口而丧生,但人们还是带上潜水器,手持罗盘,腰拴通讯绳,头盔装上聚光灯,不断地往洞里潜,去体会宇航员的感觉,去寻找新的刺激。

海底库斯奎洞1844万年前的壁画之谜海底库斯奎洞1844万年前的壁画之谜

在法国马赛市附近的卡西斯,有一位潜水教练名叫昂利·库斯奎,十多年来,他在地中海边潜水不下千次。凭借良好的潜水技术,他也常进洞穴潜水探险。

1989年9月的一个早晨,库斯奎在地中海摩休奥湾内一处崩岩脚下,发现海水下40米处有一个黑洞。他小心翼翼地潜入洞中,只见洞口四周长满了珊瑚和海扇。他穿着合成橡胶制造的潜水衣,身背氧气瓶,在1米宽的洞穴里摸索前进。他心里犯起了嘀咕:“真不知道这洞有多深。”

库斯奎在洞中摸索前进了约50米,这时洞道逐渐变宽到2至3米。可是洞底的细泥沙一经搅动,浑浊的海水四处弥漫,使洞穴更显得黑暗。他咬紧牙关,壮着胆子,继续前进了150米。30分钟后,他的头突然露出了水面。他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堵峭壁旁边,水深仅及腰际。他的眼前是一个拱形洞窟,宽约60米,高2~5米不等。洞壁白色、蓝色、赭色交绘,钟乳石笋石如林,还有高大的石灰岩柱。

库斯奎想继续探索洞穴,可又担心氧气有限,想卸下潜水装具吧,又不知洞内的空气有没有毒。他知道有一种混合气体对人体有害,以前他搜寻沉船时曾领教过这种气体。尽管这样,他还是决定试一试。他毅然摘掉了呼吸面罩,吸了一小口气,暂不呼出,尝尝味道,似乎没什么问题。他又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喉咙管没有刺痛感,头也不昏,空气是可以呼吸的。他继续往前走了一段,仍不见尽头,考虑到日后还可以再来,就退了出来。

一晃过去了3年,库斯奎一直忙于潜水训练学校的工作,没能抽出时间探索这个洞穴。到了1992年7月,他才委托两位潜水朋友马克和贝纳德·温埃斯宾兄弟策划入洞探秘。这两位兄弟进洞后,尽管走得比库斯奎远一点,但仍未能走到尽头。

1993年7月9日,库斯奎终于再入洞穴,同去的还有3名潜水协会的会员,分别是他的23岁侄女桑德玲·库斯奎、27岁的杨·苟甘和31岁的巴斯卡尔。他们都是潜水老手。

人多势众,他们一直往前进,浮出水面时,他们被洞内的美景迷住了,立刻用防水摄影机拍摄下来。接着,他们进入另一个洞室,站在水边上。

“我下去看看是否还有另一个洞室。”库斯奎说完就潜入水中,摸索洞壁的每一个凹处,断定再没有出口了,才浮出水面,把灯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嘿,看!那是什么?”他惊叫起来。原来灯光照在洞壁上,赫然见到一只手的图形。

“我们必须把它摄下来,说不定那是史前的画呢?”桑德玲说。

两天后,库斯奎到照相馆去洗出了照片,发觉照片上的手不止一只,而是三只。他认为,这很可能是古人画的壁画。回去后,他查阅了很多考古书籍,也没找到任何有关壁画的资料。

4天后,他们4个人又潜入洞内。这次,他们携带了泛光灯、照相机、防水摄影机。果然,大获丰收。他们首先在主洞室西面水线上,看到一横排小黑马,接着又看到在对面的洞壁上也画有一匹细长的黑马。这些画是用黑炭似的东西勾画的,画面上蒙着一层半透明的方解石。

在泛光灯的照射下,他们仔细搜寻着,发现洞顶有一幅巨角黑山羊图,一只积满方解石的雄鹿图,还有一幅是奔马图。东面的洞壁画着两头大野牛和许多手掌印,有的5指还不全,另外还画着一个猫的头部和3只企鹅。马和野牛之间还画有几只羚羊、一头海豹,还有一些怪异的几何符号。数一数,有好几十幅。他们都录了下来。

不过,他们决定不透露风声,尽可能多地搜集资料,然后再送到海事局评审。但是,他们几次进洞,被人看到过。有些人也仿效他们进洞探险,因准备不足,发生了3人死亡的惨剧。这时,库斯奎决定向外界公开他们的发现。

他带上照片,大踏步地走进海事局设在马赛的办事处,向一名官员报告说他们在地中海水下发现了一处有史前壁画的洞。

这位官员有点不相信,便推托说,局里有各种表格供人填报海洋发现,什么沉船、水下陷阶、罗马帝国时期的大口罐、希腊宝物等等,但唯独没有史前遗物填报表。官员说:“对不起,请你到别处去查询吧。”

库斯奎便来到了海底考古研究部。起初,一些专家也不相信。因为物证只是照片,而且法国东南部从未发现过什么洞穴壁画。库斯奎感到十分恼火。幸好有克思德和库尔丹两位专家支持他的工作。然而,法国文化部闻讯后,仍然不肯下结论,决定先派专家到现场勘察。

9月19日,海军调派的考古研究船驶到洞穴上方。船上来了些专家、蛙人,还有海军的扫雷专家。当然,库斯奎和库尔丹也来了。他们还带来不少先进的测量、照明以及摘取洞壁样品的器具。

库斯奎与一名海底专家首先潜入洞壁。把挂着灯的标志线拉好。尔后,库斯奎对库尔丹说:“你看怎么样?”“我从未见到这样的美景。”库尔丹惊叹不已。景象完全与库斯奎所描述的一样,而且强力泛光灯还照出了先前没有见到的壁画。库尔丹揣测画上的小黑马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品种,法国东南部普罗旺斯曾发掘出这种马的遗骨化石。他还发现了两个完整的小壁炉。他向库斯奎祝贺说:“你的发现真了不起,这是法国考古史上的重大出现,你要出名了。”

鉴定工作进行了4天。此时,再也没有人怀疑了。

克思德完全相信库尔丹带回的资料。他说:“马、野牛、山羊等壁画和雕刻,全都有旧石器时代的特征,甚至是按照史前艺术的惯例画出来的。例如,那时候画的野牛角和山羊角总是弯曲或半弯曲的,蹄子从来不画出来,腿总是缺掉最后一截。这说明这些画比闻名的拉斯科洞的画还要早。”

克思德的初步判断,不久便得到实验室测定的证明。根据碳同位素测定,这些画已有1844万年的历史,画画的炭是用挪威松和黑松烧成的。这两种松原来在这一带沿岸生长。显微镜观察又发现采回的泥土样本里,含有当时地中海沿岸生的赤杨和花粉的化石。

这个洞显然是古人类举行仪式的地方。人类一般栖居在洞的外头。这个洞里没有工具、箭头、兽骨等遗物,证明欧洲人的祖先大概是在这里举行宗教仪式,洞壁上的画就像是今天教堂中的圣像和十字架,掌印可能是符号语言的一部分。

库斯奎的发现之所以具有重要意义,是因为它证明了法国东南部也有旧石器时代的艺术。库尔丹说:“我们在考古方面因而得到了新的证据,增加了我们对那个时代历史的认识。”

世界各地的考古学家和海洋学家纷纷要求法国政府提供这方面的资料。

今天,法国考古研究所已将该洞命名为“库斯奎洞”。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夜樱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奇观
  • 生物
  • 民俗
  • 探索
  • 科技
  • 未解